作文纸条 - 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得到更好的语文教育

搦管书国事,勒笔铸时章

文/荷蕙


观乎世间,揽读诗书,无数文字葳蕤盛放于时代之壤,国家之蔓之上。诚如荷马所言:“时代反映在文学中,文学影响着时代演变。”,文字因时代与国家荫蔽而有了分量,时代与国家因文字点染而有了颜色。当今恰逢新时代,你我青年更当高擎雨果“时代的火炬”,在笔管里窥见时代发展,于笔墨间展尽民族华章,以“铁肩担道义”之担当,狠书一笔共襄河山。


文学,诞生于社会肌理,深植于时代漩涡与国家脉搏之中,它是一个时代的激情、商人与镜子。从雨果《巴黎圣母院》重现一个时代到王昕朋《寸土寸金》考量着中国社会现场,文学始终“合为时而著”,“成就着时代的记忆”,也由时代所生产并容纳精神的激荡。文学与时代间的双向奔赴,既是文学性借助时代性不断脱胎,亦是时代性借助文学性不断展露形态。


事实上,真正的文学,必不是脱离现实的乌托邦。真正的作家,必定是以“感时”的双眸,打量着一个时代;以“忧国”的双手,抚摸着一个社会国家。且看,鲁迅先生《呐喊》之声振聋发聩,唤醒无数彷徨国民,燃起一片熊熊爱国之心;还观,林觉民《与妻书》洋洋洒洒,以自己的死让无数的泪咆哮着冲向战火。古往今来,无数作家以柔软而坚韧的笔触,触碰着人们内心深处的灵弦。或寂寂晦暗,或盛世之治,那些笃定前行的灵魂与文字,永远翻涌于浩浩波澜时潮,凝聚在国家命运与人民悲欢之中。也正因为那些灵魂,那些文字,无数人们才从那一声声叮嘱与呐喊之中,不断追寻到前进的道路。这是横贯古今的写作旗帜,这是一个时代淬炼后的生命,这是文学伟大的光辉。


揆诸当代,把握好手中的笔管,把家国星火洒向轩辕大地,是推动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关键之一。然反观当下所谓大家,以“高于人间的姿态”,俯瞰世间,打着熊培云笔下的“手电筒”,为尘世照亮着一条所谓的道路。殊不知,那些凌空虚蹈,华而不实的文字,只会“在光明里失明”。事实上,文学与时代国家并非简单的传声效应,而是彼此共振,有着深层勾连牵引。文字融入时代之筋,国家之血,是一个时代下文学真正体现出的价值,更是每一位笔者义不容辞的责任与义务。还观今国际形势愈加严峻,西方对我国的文化渗透、经济打压,技术封锁俨然成为我们的“阿喀琉斯之踵”。故而,你我青年更当回应着时代韵律,触摸着国家脉搏。赓续那从未截断的“感时忧国”情怀,播撒社会每一处角落,为迎击一切艰难险阻,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注入一股澎湃的精神动力。


作家冯骥才曾抛出两问:“为什么写作?”,“与时代是什么关系?”,我想给出我们的答案,那便是:为时代发展而写作,为国家富强而写作,为民族振兴而写作,且以笔下灼灼文字,照亮山川异域,照亮远方。